文章详情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图片 >
中国独身人群超2亿 线上相亲角成婚姻焦急新出口?-中青在线
* 来源 :http://www.zbbzbb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7-12-19 18:01 * 浏览 :

各大城市的相亲角成了家长们热衷的去处

  2亿的独身人群及其当面的家庭组成了庞大的相亲市场

  线上相亲角:“中国式婚姻焦虑”的新出口?

  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妹妍

  “我想为女儿找一个老家的,在广东这边工作的。”53岁的刘梅还不习惯使用智能手机,她一个字一个字渐渐地打着,和手机另一头的生疏人交流彼此子女的信息。

  女儿去年研究生毕业单独到惠州工作后,她的婚姻大事正式列上了刘梅的日程。为了让女儿早日“脱单”,她一方面积极发出发边的亲朋挚友,一方面,注册了QQ和微信,参加了各种父母相亲群,下载了相干的APP,尽力适应社交新模式。

  母亲刘梅的心态并不是孤例。广州天河公园、深圳莲花山、上海国民公园……家长们扎堆替儿女相亲。

  婚姻的围墙之外,超过2亿的独身人群及其背地的家庭组成了宏大的相亲市场(数据来自2016年国度年鉴),家长在各类相亲市场中奔走,折射着中国式的婚姻焦急。

  A

  相亲角搬到了网上

  “看微信、看头条、看大亲家,天天都要翻开无数次。”刘梅向羊城晚报记者展现了她目前最常用的三款手机利用,除了阅读资讯,她在女儿的婚恋问题上倾泻了绝大局部的心理。

  在今年9月一次老同窗的聚首上,刘梅被推举了一款名为“大亲家”的APP,“他们说有良多家长在上面注册了,都是给儿女找对象的,会依据你的资料和需要进行匹配。”

  在此之前,她通过亲戚朋友的关联,陆续给女儿介绍了多少个适龄男孩子,还第一次加入了QQ群,和在相亲角上意识的家长们互相交流信息,“我们以前掉队啦,当初互联网上信息好多。”

  这些针对适婚男女家长的APP并不是新事物。早前,一款名为“人民广场相亲角”的APP因其颇具辨识度的名字,在上海的家长圈中火爆一时;另一款基于家长地舆地位的相亲社交APP“亲家”,同样声称着眼于扩展家长社交面,从而辅助孩子找到对象。

  抱着不放过一丝机遇的心态,刘梅下载了APP,填写了女儿的信息,没多久就收到了感兴致家长送来的玫瑰和“点赞”。

  “个别看到资料差未几的就会聊一聊。”刘梅并不熟习互联网上的“套路”,她谨严地开端了网上的交换,从惯例的相互讯问子女身高、学历、工作情形,到交流家里的经济情况,“有碰到过合意的,加了微信,还没线下会晤。”

  实在,她还在张望之中??“互联网上什么人都有,上传的材料并不必定真实”。她做了用户认证,也只跟认证用户缓缓沟通,“父母登记的实在性绝对比拟高,但有不诚意找,聊久了才干晓得。”

  在这个平台上,家长遇到自己心仪的对象后,会彼此交谈试探,通过网络让彼此有了初步的懂得后,再交流子女们的QQ、微信等接洽方法,由子女们决议是否见面,继而进一步发展。

  中国式焦虑赶上互联网

  “升官没有?”

  “还没呢。”

  相似的对话在QQ群“上海父母相亲会”里简直每天都有,有意思的是,他们口中的“升官”并不是担任引导职务,而是升任婆婆、丈母娘,1668com开奖现场结果

  这个210人的大群创立于2014年,长年在耳目数达100人,每天活跃职员也有数十人。在该群布告里,建群的初衷一览无遗:“家长与未来的女婿、儿媳群内直接沟通交流,为忙于学习工作圈子狭窄的孩子牵线搭桥,供给信息(孩子是80后90后单身青年)。”

  在这个群里,家长们按期交流自家孩子的情况,顺便互相探听有无合适的资源。家长们都把群手刺自发修正成“省份简称 昵称 子女性别年龄学历职业”,在聊地利这些信息高深莫测,越活泼的家长曝光度越高。羊城晚报记者简略统计发现,这个群里集合了来自沪、皖、豫、苏等17个省、直辖市的家长,孩子春秋从1983年到1995年不等,多数集中在1990年前后。

  “用家长的视线来断定孩子将来婚姻的走向是中国式婚姻的一大特点。”复旦大学历史系副教学孙沛东曾于2007年深刻研究白发相亲角景象,并著有《谁来娶我的女儿?》一书。她在接收记者采访时表现,当前“广泛的社会性焦虑”在蔓延,“谁来娶我的女儿?”这样的呼号体现的恰是这些公园相亲角多数父母的扫兴和无助,“这句话背后难以按捺与排遣的正是这种‘中国式焦虑’。”

  在挪动互联网崛起前,家长为儿女寻找对象普通是通过熟人介绍,或者通过线下婚介所、城市公园相亲角等线下凑集地去收集匹配对象信息。而现在,这种“中国式焦虑”有了更深入的互联网 的痕迹。

  羊城晚报记者梳理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央(CNNIC)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发明,截至2017年6月底,我国50岁以上网民数目已达7962.296万人,其中60岁以上的3605.568万人,互联网渗入渗出率达15.62%,较2016年底提升了2.9个百分点,浸透率在逐渐晋升。

  “应用社交软件的群体正在向年纪档次更高的人群蔓延,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开始乐意尝试新技巧、新功效。”“大亲家”CEO吕梁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超过2亿的单身人群背后大概是近3亿焦虑的家长。

  C

  线上VS线下:谁更受青眼

  事实上,这样的“转移”实属“无缘无故”。

  在天河公园,这个民间自发组织的周末父母相亲角已经存在多年。独身男女的征婚资料打印在A4纸上塑封好,挂在公园内的树木间、柱子上,引得不少家长细心翻看,并不断地抬头交谈。

  “我儿子在珠江新城上班,属鸡的,你家是女儿?”梁阿姨没有把儿子的资料挂出来,她在人群里暗暗察看,看到合眼缘的家长便自动上前攀谈。她告知羊城晚报记者,儿子已经36岁了,没有对象却一点不焦急,“我本人来,他不知道的,千万不要拍我,他看到了确定要说的。”

  在记者采访中,像梁阿姨一样瞒着儿女的也大有人在,不少家长感到,一旦被街坊街坊看到了,孩子会感到体面上挂不住,“他说自己又不是没人要的,但一年年从前,做父母的哪个不着急?”

  拗不外儿子,梁阿姨偷偷注册了相亲网站的会员,还开明了新的微信号和QQ号用于线上交流,“网上的信息怕不真实,中介还得收费,不过要是能给孩子牵上线,钱都不是大事。感觉还是来这里,跟父母当面聊一聊,前提差不多的心里就有谱了。”

  另一方面,疾速的城市化过程也拦阻了父母们关爱的眼光。

  “隔得那么远,广东那边的我也没措施给她先容呀。”西安的邓英有点焦急,女儿大学毕业后到广州工作,平时忙,工作圈子又窄,人不知鬼不觉已经迈过了30岁的“最后底线”。

  只管一年也就见到女儿回家一两次,邓英仍是习惯性地帮孩子寻找更多的相亲资源:她用女儿的信息注册了百合网会员,交由女儿打理。看到有适合的相亲平台,她踊跃去尝试,“我真正给她介绍男孩子不多,然而也不局限于西安本地,剩下的看他们缘分了。”

  江苏宿迁刘红同样头疼,女儿在上海一家私企担负总经理助理,愿望当前留在上海工作,但身边可寻找的资源中,同样在上海工作各方面都匹配的男孩子着实不多,“之前咱们只能介绍一些本地或者周边地域的男孩。”

  注册了“大亲家”APP后,她很轻易就找到了很多同样在上海工作的单身男青年资料,“可寻找的范畴一下子就打开了。”

  D

  焦虑家长的新社交

  “你年事也不小了”、“爸妈年纪大了”、“某某前几生成了小孩”……这样的终场白是不是很熟悉?没错,这基础上就象征着家长在逼婚了。

  2016年,中国关怀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健康体育发展核心曾针对40岁以下青年进行逼婚现状调查,考察成果显示:逾七成受访者曾被父母逼婚,25至35岁的青年压力最大,被逼婚率高达86%,女性被逼婚率比男性高6%。

  “‘逼婚’这个词语的呈现,其实就是年轻人个体自主性加强的表示。年青人占强势一方,父母只能敲边鼓、摆个摊,做劝告、服务性工作,”中国社会迷信院家庭与性别研讨室主任吴小英这样告诉记者。

  在吕梁看来,尽管家长们意识到代沟,却依然不能防止地将子女的婚姻当成自己的义务,“家长参加的‘中国式相亲’能够说是积重难返的老传统。”

  2016年初,他与友人一起创建了“大亲家”,用户重要针对45-60岁之间的中老年人,并于今年初正式上线,“大亲家是一款严正的以结婚为目标的社交平台,起点就是盼望可能缓解家长们这种相亲低效的焦虑。”

  但后续的发展出乎他们的预料。

  “我爸妈原来是很着急的,以为我可能要找不到对象。”吕梁笑称,他将父母的使用反馈作为APP的改良方向,却发现父母将平台当作一种新的社交工具,“和其余的家长聊天后,他们会发现??哇,本来跟我一样的家长有这么多,一下子极大缓解了他们的焦虑。”

  吕梁向羊城晚报记者展示的数据显示,作为一款自带传布属性社交平台,“大亲家”每天新增的用户数到达了1%,“就是在不投广告的条件下,均匀每72天用户就能翻一倍。”

  (应采访对象请求,文中刘梅、邓英、刘红为化名)

相关的主题文章: